Return to site

展评|乐山AI水

文|Lulu

如果一个艺术展览,在一个有趣的建筑空间里举办,观展后让一个建筑师接连感叹“真是个有趣的空间啊”,“想在这里办展览”,“那面墙可以做攀岩墙”,可能是失败的一种。

遗憾的是,乐山AI水于我就是这样一种经历。

穿过一楼和二楼的展览”水墨经验Ⅱ“,通过两个360°的旋转楼梯上到三楼,首先进入眼帘的是一面有几个窗户的白墙,一片呈45°倾斜的玻璃屋顶覆盖在白墙和一侧的地面,形成一个不规则的展厅,目测是后期加建的。白墙成了开幕VJ表演的背景墙,前面站着进行开幕表演的DJ。透过倾斜的玻璃,隐约可见多伦路上的洋房和冬天只剩下树杈子的行道树留下的剪影。

白墙两侧的门洞通向隔壁的展厅,分散陈列着几件交互作品。捕捉人动态给予视觉呈现反馈,不禁让我联想到美国新媒体艺术家Gene Kogan在去年的人工智能互动艺术展《POSTCARDS FROM THE FUTURE 未来黑匣》中展示的作品,特别是展览中的《达达山水》——提取观众在Ipad上手画的线条转变成山水画的风格,与Gene Kogan的作品《风格转移镜子 Style Transfer Mirror》,捕捉人像实时转换成油画、电影风格并无二致。只是双方背景不同,传统艺术表现形式分别选取了水墨画与油画,而已。

broken image

而展览中的另一件作品《行走的山水》,又像是对自己的一种复制黏贴——换成了人体在灰色垫子上行走,捕捉动态后在更大的屏幕上转换成山水画的风格。我承认在互动体验性上比在Ipad上画有意思,除此之外我看不出那件作品的其它存在意义,倒是挺有可能挖掘下商业空间里的互动装置开发潜力。

另一件在角落的展品更是让我费解:几张通过达达山水创作出来的作品被印刷出来贴在墙上展示,一不具备同真正山水画一样的满足视觉审美需求的作用,二不存在画家寄情山水的内心情感抒发功能,《达达山水》的价值和目的不是展示AI创作过程么,那几幅印刷品是不是有必要单纯陈列出来呢?

我有一瞬在想,也许该艺术家去做文字创意工作会在新媒体现象下收获一帮粉丝:

展览名:乐山AI——AI,artificial intelligence的简称,同时谐音“爱”;

作品名:达达山水,Dada——Design And Draw with AI,同达达主义的“达达”。

另一瞬又在想:如果艺术家所有的作品暗含讽刺(那也未免隐藏太好了),将描述古人寄情山水的成语“乐山爱水”以贬低山水画的形式挪用——瞧,三岁小孩也可以2分钟画一幅山水画,传统的延续不是继续教孩子传统山水画技法,而是告诉他们,AI可以分分钟让你完成一幅作品——反而负负得正,淋漓尽致地展现了对传统绘画技法的摒弃,确实够“达达主义“了。

不管怎么说,展厅“真是个有趣的空间啊”,“想在这里办展览”,“那面墙可以做攀岩墙”。

broken image

Lulu

MUSEu&m创始人,专业建筑设计师,非专业策展人

点击查看更多ta的展评

【1】一个只存在几秒钟的展览

All Posts
×

Almost done…

We just sent you an email. Please click the link in the email to confirm your subscription!

OK